三界皆苦

别窥探

最近很少看书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是其中一本

很不幸在半夜刷到了作者的采访

实在是太令人难受啦


“文字是否是巧言令色的呢?”




只有修辞的情话是一场盛大的舞会。太美了,连衣褶处在灯光下显得像是神秘的符号象征。纷纷起跳,每一个回眸,都是挑逗,都是风情。

但,脱下光鲜亮丽,是不堪的肉体与灵魂


房思琪的故事最令我感到难过的,是房思琪被诱导并病态的带着爱恋。

她不是因为一颗糖,一件小洋裙。而是她爱上了修辞。


我有的时候,总会对一些文学抱有奇怪的敬畏之心。也有一些书不敢读。这是一片海,作家都住在海底,而我只是一小舟。其中有一些故事一些思想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。


所以说看书还是得稍微参看年龄来。


我依旧赞同“阅读是有门槛的”


怎么说


希望自己能在门槛里,也不希望自己在门槛里


房思琪的故事虽然被通稿推荐,但还是可以看一下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