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界皆苦

别窥探

黎簇总能看到一个黑影

黑乎乎的,粘腻的,依稀间勾勒出某个人的剪影。掐着嗓子拥有各种人的嗓音。从母亲在儿时摇着蒲扇哼唱的歌谣,一直到杨精密指甲刮过黑板的尖锐声响。

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母亲离开的傍晚,黎簇蹲在家门口,依着黎一鸣推在门口的空酒瓶。邻居家暖黄色的灯火透过门缝,与楼道黑暗交接处中,那团黑影模糊中浮现。黎簇尖叫,哭喊,双腿胡乱蹬。肆意感受颈间的勒迫感,双手掐上脖子却摸不到凶器。黎簇拼命逃避,拼命往旁边缩去,于是乎他感受到了酒瓶玻璃的质感,在北京冬天的夜晚是真的很冷。

他知道的,没有人来救他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

评论

热度(1)